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基佬”

  • A+
所属分类:国外资讯

能大方爱请知足,拒绝刻板印象。

2月17日,2018年平昌冬奥会 花样滑冰 项目结束了男单自由滑比赛,日本 花滑 国民偶像羽生结弦成功卫冕,将冬奥会历史上第1000枚金牌收入囊中。

当然,这场比赛的看点不止如此。花样滑冰比赛时所用的背景音乐有大半都在讲述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场下运动员们的恋情也牵动着万千冰迷的心。而这场比赛摘得铜牌的西班牙花滑第一人费尔南德兹,他与羽生结弦都跟同一个女人发生过“牵连”--来自日本的花滑女神安藤美姬。

安藤美姬曾力压金妍儿获得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冠军,也曾摘得 国际滑联花样滑冰 四大洲 锦标赛冠军。当然,她更出名的是“风流韵事”。

作为日本 公认的花样滑冰美女,安藤美姬曾与自己的 俄罗斯籍教练莫罗佐夫 相恋过一段时间,后来被记者曝出前者有“性爱癖”。原因是 应约前去采访的记者在安腾的宾馆房间门口听到了不堪入耳的性爱呻吟声,这件事情公布后导致安藤美姬的口碑变得恶劣,网上的抨击源源不断,但这并没有打击安藤对爱的追求。

安藤美姬衣着性感

2013年7月,未婚的 安藤美姬在 电视 节目 访谈 中,自曝 自己 已在4月生下一女,但其未提及孩子的父亲,花滑选手南里康晴、莫罗佐夫、经营花滑活动的会社社长、费尔南德兹等人都被外界列入安藤的私生女生父的候选名单,但先后被知情人士否认:“可以肯定的是,孩子的父亲应该是有妇之夫,所以安藤不便公开其身份”。

安藤公开与男友、私生女合影

一年之后,安藤美姬 宣布与比自己小四岁的 西班牙花滑男神哈维尔·费尔南德兹 相爱。安藤不仅在 世界花滑大奖赛 决赛现场为小男友高调助威,引来日本滑迷诸多不满,而且 据日本花滑界与安腾密切的人士透露,作风豪放的安腾已经与哈维尔见过双方的家长,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早的话会在明年初,最迟也会在明年夏天完婚,而且安藤还打算放弃日本国籍。”

但这段恋情同样没持续多久。2017年4月,两人被媒体曝出分手的消息,起因是 费尔南德兹 在1月份的欧洲花滑锦标赛实现五连冠后,一贯高调秀恩爱的 安藤美姬 罕见沉默。后来媒体又爆料称两人分手的原因是男方劈腿,可能是在欧锦赛时 费尔南德兹 同时交往的两个女孩碰到了一起,最后不欢而散。

令人唏嘘的是,安藤美姬 秀恩爱时很少有人送上祝福,她分手后却在网上收获一片叫好声。日本有网友评论称“没有男人就活不了吧!活该被男人抛弃,一点也不同情她”,“下一个目标是谁?”,“可怜 了 女儿”……

安藤美姬 没有让网友失望太久,作为曾放言“女人要想被男人欣赏的话,最重要就是要在床上表现出色”的女人,安藤的下一个猎物瞄向了羽生结弦。

她在 参加 日本 电视台节目时,透露自己曾多次邀请羽生结弦外出吃饭,可惜均遭对方无情拒绝。安藤美姬当时充满苦笑,但担心受怕的羽生结弦粉丝总算松了口气:“我们羽生的小体格,惊不起您折腾了。”

不过,安藤美姬是否会放弃她赤裸裸的追求还是未知,尤其是羽生结弦这次夺冠之后,在日本任何与之关联的话题都能够得到极大的曝光。

实际上,花样滑冰运动员的感情生活一直都是观众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我国的冰迷,关心起花滑选手的私人问题或者出糗就像关心自家的儿子女儿、兄弟姐妹那样热切。

这也怪不得大家太八卦,一方面花样滑冰是中国难得的优势冬季项目,所谓有成绩才有关注度;另一方面花滑运动员各个都是俊男美女,他们身材匀称、气质出众,一个个锦衣华服地在冰上展现优美舞姿和矫健身手,实在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再加上前辈运动员们“以身作则”--为中国拿下奥运花滑首金的申雪、赵宏博,以及温哥华冬奥会银牌组合庞清、佟健都已经从搭档“升级”为夫妻,所以也难怪大家会一再给坚称双方只是好朋友的“葱桶”组合出难题。

当然不只是中国观众如此,实际上在花样滑冰成绩比较优秀的国家比如我们的近邻韩国、日本,还有传统强国俄罗斯、美国等等,花样滑冰选手们的私生活,特别是他们的恋情也都像娱乐圈的明星一样暴露在聚光灯下。

然而就是这样一项“从场上爱到场下”的运动中,却还有着一群“谈爱色变”的边缘人,他们同样付出汗水和泪水却常常遭遇误会和非议;他们同样渴望大方谈论自己的恋情却不得不小心隐瞒饱受煎熬。

“最近有个采访问我,当个男 同性恋 运动员是什么感觉。我说就跟任何直男运动员没区别。大量刻苦的训练,不过通常情况下我们眉毛修得更好。”

说出这段话的亚当-里蓬就是这样的一个“边缘人”,里蓬是2010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的冠军得主,也是2012年和2015年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冠军。2015年他 公开出柜,于是在拿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之后他就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出柜,承认自己同性恋 性取向 的花样滑冰男运动员。冬奥会开幕后的一周时间里,为美国花样滑冰队勇夺铜牌的里蓬与美国代表团团长,副总统彭斯之间的冲突也成了赛场外最耐人寻味的一段插曲。

少年天才隐瞒性向,出柜名将遭遇歧视

“我曾经极力否认自己是同性恋,”里蓬坦言面对真相需要时间和勇气,“当我第一次亲吻男孩的时候,我想好吧,我真的是同性恋。”

1989年11月11日,亚当-里蓬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是六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他们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向警察部门提供在线服务的公司,母亲经营一家名为Authentic Change的培训机构,专做高级人才的转型和培训业务。

里蓬的童年可谓多灾多难,出生时他的眼睛就受到感染,而且听力不足80%,直到1岁时才逐渐恢复正常。之后里蓬还感染了严重的呼吸道疾病,5岁时阑尾破裂,早年缠绵病榻的经历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磨练了他的意志。

10岁那年母亲送给里蓬一双溜冰鞋,就此开启了儿子的冰上之旅。虽然与同龄人相比,里蓬的入门时机并不好,比如与他同队的陈巍是3岁学滑冰,另一位华裔周知方则是从5岁就开始滑冰。但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少时经历多个磨难的里蓬显然不怕吃苦,他每天早晨六点去练习滑冰,之后再去学校学习。到了18岁那年,里蓬已经是美国少年全国冠军。他甚至还创造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标志性动作--Rippon Lutz(里蓬勾手跳):将双手举过头顶,完成三次勾手跳的动作(在花样滑冰中,当滑板者用脚趾从脚外侧跳起来,并在另一只脚的外侧着地时,就会出现一种Lutz)。

然而看似事业成功,少年得志的里蓬却有不为外人道的痛苦。上中学的时候他开始感觉自己跟别的男孩不太一样,为了避免被孤立,他试图压低自己的声音,并迎合周围男孩的举止。

“那很痛苦。”里蓬记得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同性恋时周围别人的反应,“我的上帝,他们真恶心。”于是他开始将这件事藏在了自己心里,外界对同性恋者的口诛笔伐让他恐惧,“好吧,我可能是同性恋,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谁也不会知道。”

实际上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选手参加奥运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10444位参赛选手中就有64位是公开的同性恋者;而正在进行的平昌冬奥会中也有14位同性恋选手参赛--然而里蓬却是其中唯一的男性,由此可见男同性恋者确实要承受更多地非议和压力,尤其是在花样滑冰这种非常依赖“裁判印象”的运动中。里蓬在本届冬奥会中的滑行表现流畅完美,赛后也有不少人质疑裁判因为种种因素故意压低他的得分。

这种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比如年纪大一些的冰迷都很熟悉的“冰上Lady Gaga”约翰尼-维尔(Johnny Weir),退役之后公开出柜的他是21世纪初美国最优秀的男子花样滑冰选手之一。虽然今年维尔被NBC邀请在平昌冬奥会的黄金时段进行比赛评论,但2010年他代表美国参加温哥华冬奥会期间,组委会举办过一次明星冰上巡演节目,结果约翰尼-维尔被直接摈弃在名单外,官方给出的原因是“他的表演不适合全家一起观赏”。讽刺的是,在一项粉丝希望谁加入巡演的在线调查中,约翰尼-维尔其实高踞榜首。

“这不公平,”约翰尼·维尔当时抱怨道,“这种行为让观众忽视花滑选手多年的辛勤努力,忽视他们付出的血液、汗水和眼泪,却将眼光完全集中在他的性取向上。”

腐文化流行无助同性恋正名,直男搞花滑也被歧视

这种对同性恋运动员不友好的氛围甚至也会波及从事花样滑冰运动的“直男”。花样滑冰运动是力量、技巧、艺术表现力并重的“冰上舞蹈”。一个男孩子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花滑运动员,除了必要的肌肉和技巧练习之外,跳芭蕾、练柔软体操这种“女性化”的训练也必不可少。在洛杉矶丰田体育中心担任花滑和冰球教练的兰登-拉尔科姆,就是这样一位“被误伤的直男”。他从小就不得不忍受周围“男花滑运动员就是同性恋”的刻板印象,同场练习的冰球选手们常常蔑视地称呼他为“兔子”、“基佬”、“玻璃”、“弯男”,这些嘲笑甚至导致同是花滑选手的女友不堪重压甩了他--花样滑冰男运动员=同性恋=被歧视,这样扭曲的等式一直是这项美丽的运动不能回避的隐痛。

近些年以来全球“腐文化”盛行,bromance(男人之间的浪漫),基情,这些名词变得非常时髦,描写花样滑冰教练和运动员之间暧昧男男情愫的日本动画《冰上的尤里》风靡欧美,有运动员用动画中的配乐参加比赛,在平昌冬奥会中惊艳全场的俄罗斯名将梅德韦杰娃也是该剧的忠实粉丝。影视明星们也喜欢卖腐博热度,然而对于真正的同性恋群体却又讳莫如深。

“我之所以想要这样公开出柜,是因为我的大半人生都在柜中挣扎,现在我希望可以帮助那些在同样境遇中挣扎的人们”和里蓬一同在本届奥运会期间公开出柜的美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肯沃斯这样说。

上文我们提到里蓬和肯沃斯此次除了公开出柜之外还对美国冬奥代表团团长,副总统彭斯展开了连番嘴炮攻击,这其中映射出的“政治正确”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冲突才是最大的看点。

政治正确之下是割裂的社会现实,奥运会给各方自我表达的平台

迈克-彭斯现任美国副总统,美国冬奥代表团团长,开幕式上他在朝韩“合体”入场时表现出不屑嘲讽的样子曾经引来诸多批评。然而这些天真正将彭斯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却是里蓬,为美国夺取铜牌之后里蓬公开拒绝了彭斯副总统的邀约,不肯和他会面。

“彭斯?你们说的是那个支持同性恋转化疗法的彭斯吗?”里蓬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这样讽刺道。

所谓“同性恋转化疗法”是指利用药物、电击、心理干预等方式“治疗”同性恋性取向的方法,它与利用电击治疗网瘾类似,都是有违人道的极端精神干预手段。

迈克-彭斯作为共和党保守派的代表曾经公开支持推行这种“治疗方法”,对于同性恋群体来说自己的性取向被当做精神疾病来“治疗”是难以接受的侮辱和歧视,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里蓬会如此不给副总统大人面子了。

美国国内的主流媒体基本都对里蓬表示支持,称他是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传承者,甚至从他的推特中总结出“里蓬语录”盛赞他为平权而做出的努力。而彭斯副总统对于同性恋者的态度则被口诛笔伐,毕竟维护LGBT群体的权益和维护女权一样是绝对不能逾越的“政治正确”。然而如果剥离主流媒体的喧嚣,民间对于同性恋者的态度其实是割裂的,反同反LGBT的“沉默者”依然大有人在。如果在社交媒体上搜索相关的关键词,你就会发现大量针对里蓬的负面言论。

“里蓬的行为根本就是自我中心最佳体现,这种人对我们的年轻人能有什么好影响!”

“把里蓬见彭斯和犹太人见纳粹相提并论?脑子有问题吧?”

一条条尖锐地评论映射着美国“政治正确”大环境之下被压抑的那部分“保守势力”,还有更多没有在社交网络上表达自己的人,而这些人在生活中或许就是上文提到的那些以刻板印象为利刃,肆意切割边缘人群自尊的群体。

实际上会出现这种主流舆论与社会现实的反差也并不奇怪,毕竟同性恋在全球主要国家被基本“除罪化”(不被认定为犯罪行为)仅仅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才基本实现的,截至2017年2月,仅有20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并赋予其LGBT公民大多数平等公民权,2个联邦制国家(英国、墨西哥)则是部分政治实体承认。与此同时却有73个国家和4个地方实体的司法机构依然有对同性性行为加以处罚的法律,其中大部分国家位于亚洲和非洲。而立陶宛、俄罗斯等国则制定了限制LGBT言论自由的法案。

27岁的西班牙花样滑冰运动员哈维尔·拉亚(Javier Raya)在其社交平台上公开出柜,还晒出了与男友的亲密照
或许有人觉得性取向问题终究是个人隐私,不应该用这种议题来“污染”奥林匹克。但其实我们都很清楚,奥运会发展至今其实早已不仅仅是体育的盛会,它也是各种社会政治问题交锋凸显的最佳舞台。看着入场式上高高飘扬的朝韩统一旗,看看俄罗斯运动员头顶的五环旗,想想当初翻着跟头进入奥运开幕式现场的东帝汶选手,没有人会认为奥运会仅仅与体育有关。

“我就是要把‘我的政治’带到奥运赛场上!”

作为整个故事主角的里蓬显然也很明白这个道理。或许你并不欣赏里蓬这种高调张扬的作风,不喜欢他阴柔中性的气质,却不得不佩服他有勇气,同时也有能力把关乎他自己,关乎一个一直被污名化、边缘化的群体的尊严的问题摆上了奥运会这个举世无双的平台,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正视,不得不参与探讨,或许这才是整个事件的意义所在。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花滑男孩=同性恋=变态?他们从小被骂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