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得不假装成同性恋,以便更好地展示身体

模特,一个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职业。在这样一个被女性和同性恋主宰的时尚行业中,女性成为了最高级的工作者,男性的地位却略显尴尬。为了获得更高的薪酬,越来越多的男模不得不假装成同性恋,以便更好地展示身体。

本次推送,单读摘取了《美丽的标价》中讨论男模扮作同性恋的流行现象。不像种族间的收入差,男性工资差被认为是女性性别的胜利,而这种胜利的背后隐藏着更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的概念。

《美丽的标签》

[美]阿什利·米尔斯 著

张皓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

他们为了报酬伪装成同性恋

无论是时尚界还是外行人看来,今日的时尚都被认为是同志化的。我的每位采访对象——模特、经纪人和客户都猜测,在时尚圈里 75% 到 90% 的男人是同性恋者,当然还不包括男模。在这样一个被女人和男同性恋主宰的行业里工作,男模的性取向模棱两可。经纪人们解释说男人就像女人一样,不得不“这样做”去获得工作,不得不去和客户们调情。

“这些男模为了钱而伪装成同性恋,社会学家杰弗里·伊斯科菲尔(Jeffrey Escoffier)发现这一现象在色情产业中很普遍,直男会在高酬劳的同性成人片中扮成同性恋。在时尚界,这意味着在面试的时候策略性地假扮成同性恋者。我也许判断有误,但这个圈子几乎就是个同性恋圈,大部分的同性恋在主宰这个领域。因为这个原因,我感觉男模知道如何——不一定是去睡客户——而是他们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的性优势。调情是一个因素,他们利用了他们的优势。”(唐,纽约经纪人)

▲ 秀场的男模特穿着女性化的男装。

在某种程度上,经纪人期待男模表现出这一固有印象,一位男模经纪人曾命令他的男模去“配合”客户。大多数男模经纪人声称绝对没有向模特暗示过潜规则,虽然他们都同意,与客户暧昧可以帮助男模接到工作。这与女模施展魅力争取客户是相似的,但与同性恋男性在其他女性行业例如护士和教师的策略相反,那些人面对恐同症,在压力下隐藏了他们的性取向,展现他们男子气概的一面。

隐含在“为了报酬伪装成同性恋”背后的是,生理性行为是交换的一部分:“有多少男孩是出柜的?或者是为了钱而成为同性恋的?可怕的是,有多少人可能会为了得到工作而这样尝试?”(纳扎,纽约男模经纪人)

▲ 美国男同性恋为直男做造型的节目,《粉雄救兵》的宣传照

然而只有少数男模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在一家经纪公司,男模业务总监做过一个非正式的统计来统计他“出柜”男模的数量:100 人里面只有 3 人出柜。经纪人希瑟这样解释为什么这种模式会出现在男模圈里:“有意思的是,许多人认为他们是(同性恋),我明白是为什么,因为他们表现得像女孩子,但他们其实不是那样的。事实上我认为并没有那么多的同性恋者存在。由于有将女性化与男同性恋挂钓的刻板观念,在女性工作领域的男士就普遍带上了同性恋身份暗示。”

伊万,一位在纽约经纪公司管理 140 位男模业务的同性恋者,极其乐于揭开同性恋男模的神秘面纱:“这是一个明显虚假的刻板印象!他们大多数都不是同性恋,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喝了 7 杯酒之后都不会是!就算睡着了也不会对男人产生兴趣。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对自己的“性取向”很满意,因为这个行业就是由同性恋者主宰。”(伊万,纽约男模经纪人)

▲ Dolce & Gabbana 的两位创始人为已分手的同志情侣。

模特是一件商品

确实,男模们必须适应业内所有的性取向。作为提供视觉愉悦的客观对象,他们领的工资是让他们变成消费者、客户,甚至他们的经纪人的,诱人的商品的,他们必须性感。有一天,我采集到了这种性取向伪装的一手资料。当天我坐在纳扎旁边,他是男模业务的另一位总监,在密集的电话和邮件之间,我请他解释了男模为钱隐瞒性取向这一现象。

“女人也这么做,”他突然说,“你怎么看女人穿露脐装?男人们也这么穿,你看这张照片里这个穿着小背心的男人。”他转动座椅对着墙上的模特卡,照片上有一位年轻性感风骚男穿着宽松的白色小背心。“你觉得这照片说明什么?” 这位模特肌肉强健的双臂扣在头上,如同靠在铁栏杆上。他的头向上倾,看着我,目光如炬,嘴唇性感,微微张开——这很性感,但是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的忧伤。我回想起 The Face 杂志 1989 年兴起的著名的布法罗风格,当时造型师雷·佩特里(Ray Petri)创造了忧郁的男子气的新风貌——强壮而又多愁善感的男性。这位年轻男性并没有表露出明显像 A&F 广告里那样的男性特征,而是充满阴柔。

▲ Dylan Fosket,一名长发,中性长相的美貌男模。

“说明是同性恋?”我问纳扎。

“是啊!大多数客户都这么干。你看看女性那一边,”说着,他指向旁边一张年轻女性的模特卡,同样穿着白色背心——她的头发湿着,手臂和前胸因涂着婴儿油而闪闪反光,她的头微向下倾斜,眼神淘气地看着镜头。她的食指轻轻放在下嘴唇上。“她把手指放在嘴里,这真的必要吗?这是在推销什么?到头来,模特是一件商品。”纳扎成功地结束对话。

所以,当男模不是同性恋者或者他们的经纪人认为他们不是时,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是奇葩,他们侵犯了男性气概的霸权。如同恩特维斯特尔(2004)指出的,男模是一种“奇怪”的工作,因为它让大量直男变成了男同性恋的注视对象。作为展示对象,男模鲜于为男性气概发声,而是将他们放在和女性等同的社会地位,然而最终这使得他们的地位低于女性。

模特是不成比例的“女性工作”

时装模特将我们对于性别的惯例想法复杂化。当大部分审美劳动研究都集中于将女性作为观赏性对象的时候,这里男性是展示对象,着重利用他们的性取向去“扮演同性恋者”以提升他们的收入等级,虽然大部分研究表示女性和男同性恋者在工作场所淡化他们的性别。像其他男性一样,男模也工作在一个由性别规范建立起来的组织中,但不寻常的是,这些组织中的潜规则是:女性是最高级的工作者。最终,这一切的一切,男模的所得彻底低于女模,这一矛盾的劳动市场结果反转了典型的酬劳模式。这些存在于性别、展示、性向、组织和工作间传统关系中的障碍,展现出了一个似乎是女人战胜了男人的花花世界。

模特是不成比例的“女性工作”,根据美国劳工署的数据,人口高度集中于女性,对于男性来说是非传统的工作。几乎一致的,女性在从事“女性的工作”时会遭受“薪水惩罚”,然而在模特工作中,女性的收入要比男性高出 25 %到 75 %。

▲ 每年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大秀是模特界的“春晚”,它却不给任何男模特机会走秀。

在工作的每个级别中,从目录拍摄到走秀,男性的收入都低于女性,这种收入差异的例子很多。在 2006 年 2 月,我参加了美国服装连锁店的展示,女性模特的酬劳是 600 美元,而她们的男性同事同样时间的酬劳为 400 美元。一位美国著名设计师在纽约时装周的秀上,女性模特的一场秀所得大体为 6 小时 2000 美元。类似经历的男性模特的酬劳则是 2000 美元等价值的设计师服装。对于像 Prada 这样的国际奢侈品品牌广告大片,一位名叫卢卡斯的伦敦男模一天的收入是 3 万美元——用他的话说是“极好的”收入。而他旁边所站着的女模,广告收入则达到 100 万美元。甚至在主要的高端时尚和香水广告大片中,男模可能只赚类似工作的女模的十分之一—— 10 万到 15 万美元。

展示行业总是有些女性化的,即便男性的身体在流行文化中的受关注度不断提高。然而,他们谈论男模的时候,经纪人、客户甚至是模特自己也透露出对于阳刚气概在展示行业中的不适宜。

▲维秘天使 Lily Donaldson

男性工资差是女性性别的胜利

历史上看,身体资本一直是女性赚钱,男性消费。就像性工作一样,模特行业的卖点就是女性气质。时尚市场中表现出的,以工资差别形式出现的男性劣势,事实上体现了更广泛的社会服务中,男性气质的统治地位,通过不论抵制还是保护男性霸权的,商品和展示。“真正的男人”不做模特,因为模特骨子里是女性化的。

社会学家曾经提出,当雇主在支付工人工资时,会隐性地将性别比例列入考虑,女性员工越多,老板对这份工作的评价越低。雇主们敏感地调和工作性别适应性。另外一些学者发现,那些在所谓的女性工作中的男性们,例如男教师和男护士,会遇到“玻璃扶梯”,达到他们领域的上游,并晋升到管理和有权力的位置。虽然男性进入到一些女性工作领域后可能会得到提升,如护士和社会工作这样的培育与看护工作领域,男模还是因为将身体放入模特市场展出而受到了严重的惩罚。

从时尚中,我们可以引申出一个对于男士展示价值的普遍理论:身体越是客观对象化地被展示,女性的相对市场价值就越大,同理,天赋或者技术,就越是在身体工作中不被认可,男性相对于女性的薪酬差就越大。

展示工作需要很好的身体条件,却并不被认为需要天赋:脱衣舞(与芭蕾舞正相反)、成人电影(与舞台剧和电影表演正相反)以及卖淫——在所有女性收入高于男性的领域,女人们从事如脱衣舞和卖淫这些色情工作的话,都可以通过享受女性身体的展示价值而获得回报,而男人从事这样的工作则会受到贬低。就像让男性去做脱衣舞娘和色情电影主演会有些别扭一样,男模的存在破坏了性别秩序。除了性以及与之擦边的,例如时尚这样的市场,女性和男性在展示工作上的相对价值,对于有关性别和审美的研究特别重要,尤其是考虑到从旅游业到零售业“时尚劳动市场”的增长。如果“看起来好看”如社会学家所想的,在服务领域越来越重要,男性的展示价值将似乎承担更大意义。

从宏观的市场角度来看,我认为大众消费这样的经济力量仅仅可以片面地解释薪酬差别这个谜题。市场也需要社会,共享意义与文化的干预和塑形。同时,经济、文化和社会结构力量促进市场交换。在男性的身体应该,且确实不如女性有价值这一共识下工作,经纪人、客户甚至模特自己共同造成了这个反常规的工资差。

不像种族间的收入差,男性工资差并不被认为是个问题,反而,这被宣称是女性性别的胜利。这种被宣称的胜利,果然产生于自 20 世纪 80 年代产生的女权主义语境。在审美经济中,我已经发现,性别歧视可以将自己伪装成幽默和进步。的确,这些性别歧视者甚至符合了经纪人和客户对于进步的世界性的心态,只因他们适合在生活在根深蒂固的男女价值结构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模特业是一个反常规的个案,一个公认的女性享有特权的领域,它却展示出了一个更为普遍的,更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的概念:就身体而言,女性比男性拥有更多价值。

编辑丨二虎

深圳同志 www.sztz1.com:深圳同志 » 他们不得不假装成同性恋,以便更好地展示身体

赞 (0)

评论 0